因为没人记住第二,所以只能继续夺冠!

全国平均每一小时就有一台nba直播在成交!

nba直播无处不在,即刻联系,全国三百多名员工为您保驾护航,有需要我上门!

400-0159417

nba直播同程生活申请破产:二选一赔偿方案引发 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发布日期:2021-07-25 20:04

  7月7日晚间,同程生活的主体运营公司—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鲜橙科技)发布公告称,该公司几年来因经营不善,虽经多方努力,但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,

  公告内容称,公司本着对供应商、员工及社会负责的态度,将依法积极推进债务处置工作,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的权益。

  其实,在公告发布之前,6月底已经有供应商开始上门讨债。7月8日上午,针对上门讨债的供应商,同程生活提出二选一的赔偿方案,但这两种赔偿方案遭到了供应商的拒绝。

  而此前7月6日,鲜橙科技还发布公告称,同程生活改名为蜜橙生活,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端投入,为团长提供更多优质商品,继续为用户创造价值。

  7月8日,鲜橙科技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何鹏宇在公开信中表示:几天前,我们还一度希望通过业务转型,让公司走出社区团购行业所面临的经营困境。但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、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,nba直播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。

  谈及未来如何处理相关事宜,何鹏宇表示,会严格执行法院的破产清算流程,并依法推进债务处置工作,全力保全现有资产,交给法院妥善封存处理,以公司资产抵偿债务。何鹏宇还进一步表示: 若资不抵债,我个人在此承诺将再次创业,我会记录清楚每一笔债款,并用尽个人一切努力偿还债务。

  正如公开信中所言,同程生活目前确实拿不出钱偿还供应商了。6月底,就开始有供应商陆续来到同程生活苏州的公司总部上门讨债,进行维权。

  一位为同程生活供应食品的供应商王伟告诉财经网科技,同程生活苏州和广州的分公司总共欠了我们近170万元的货款,据我所知,(被欠款)最多的是一家供油的是1440万元,一家供应鸡蛋的是480万,一家供应牛奶的也是1000多万。

  王伟表示,自己给同程生活供货大概一年的时间,刚开始的时候是一周结一次账。但是从今年5月份开始就收不到货款了,采购说百分之一百能拿到钱,所以一直在供货,结果却是货款越拖越久。

  王伟7月4日来到苏州进行讨债,一直守到现在。截止发稿,王伟仍在同程生活苏州总部楼下。据他描述,7月8日中午现场大概两三百人,讨债人员有员工、团长、送货司机,其他都是供应商。目前有3个苏州同程讨债群,3个群都满员为500人,并且还有没进群的。

  另一位供应商告诉财经网科技,同程生活7月6日说转型,7月3日还在让供应商送货,7月7日就宣布破产。而且(破产前)这两个月疯狂采购,我怀疑他在诈骗。

  同程生活究竟欠了供应商多少钱?目前没有确切数字。据媒体报道,有同程生活采购人员透露,总共有5.7亿元供应商欠款,2亿-3亿元银行欠款,总共欠款在9亿元左右;单家供应商欠款在几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,最多的是一家粮油公司被欠了1440万元。

  同程生活前员工李然也认为,互联网巨头的入场也让公司也乱了阵脚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,所以想出来会战去抢夺市场,但实际是浪费人力物力财力。烧钱做促销更是竞争不过对手,别人比他有的是钱。

  天眼查显示,同程生活成立于2018年1月,自2018年11月以来获8次融资。最近的一次为2020年7月C+轮,金额为数千万美元。

  李然表示,就我个人观点而言:之前会战(开团点),就是浪费钱不干实事。开出来的团点很多都是无用团点,很多同事为了开团而开团,最后有效团不多。管理层也很多无能之辈,整天无所事事,混日子,也不乏靠人际关系进来的废物。领导开会,大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,很少有人提出建议。

  7月8日上午,同程生活终于给出了供应商解决方案。供应商结算确认单显示,供应商有两种选择方案。

  方案A: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%,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;剩余60%,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,由法院分配。

  方案B: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%,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;剩余40%,供应商放弃追偿,不再向债务人主张任何权益。

  同程生活的采购人员告诉王伟,最新方案今天需要确认,其他问题无法回答,同意的话,在网上签约流程中回复:签约即可。先签先得,不签没有钱。

  供应商王伟向财经网科技表示,这种霸王条款自己坚决不会签,周围的人也不会签。多位供应商对此方案都有相同的反应,又是烟雾弹,套路!不管选哪个都一样,10天之内付款?已经宣布破产,资产清算,发掉工资,还掉银行贷款,还有什么钱给供应商?

  北京费岚清律师事务所王振坤律师告诉财经网科技,其实方案A(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%,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;剩余60%,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,由法院分配)是一个比较务实的解决路径。这个方案本质上就是先付一部分,另外剩余部分走清算程序来受偿。

  王律师表示,如果我是债权人的律师,我可能会建议他先拿回一部分钱。如果一旦进入破产程序的话,公司很可能资不抵债,全额拿回来可能性很小。

  另外,如果有一部分人签字,一部分人没签字,进入破产程序后,按照比例进行清算,最后受害者拿到的赔偿可能比40%还低。没有签字的债权人,可能会更吃亏。

  7月6日同程生活还在宣布转型,当日CEO何鹏宇在生命不息,创业不止的公开信中表示,过去的三年里,他带着团队从0起步把公司做到了10亿美金,未来三年,有信心再次把一个业务做到10亿美金。

  到了7月7日,同程生活突然宣布破产,这对外界来说是突发事件,然而在同程生活前员工看来,破产是必然的。

  同程生活前员工李然认为,同程生活之所以在宣布破产前一天更改名字,是为了怕影响同程艺龙的股价。

  北京费岚清律师事务所王振坤律师告诉财经网科技,同程生活在申请破产前改名字,是避免商誉的冲击,因为如果新闻都说同程破产,会伤及同程这个品牌,其实也是正常的商业考虑。

  天眼查显示,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,曾任同程旅游的高级副总裁。同程生活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吴志祥,持股比例为7.16%,同时也是同程旅游的创始人和CEO。

  同程艺龙员工告诉财经网科技,不管是日常经营管理还是对外PR,我们和同程生活是完全独立的公司。